草奔衛-進可攻退可受

關於部落格
  • 59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筆】就寢的紛爭 (瓶邪)

  悶油瓶擋在我的房門前已經三十多分鐘了,我嘗試跟他說話,但他只是閉目養神。

他看起來並不想跟我溝通。

後來一想,我當時其實可以直接到其他房間將就睡一晚的,但我就像是著了魔,非睡到我那張床不可。

我在心裡暗自盤算著贏過悶油瓶的機會點,不,我不需要贏過他,從走廊著跑過來這段距離不足以讓我的飛踢發揮太大的攻擊力,但應該能吸引他的注意,我只要有個空間鑽過去到床上就可以了。

我看著他慢慢後退,心裡還是沒底,雖然經歷過雷本昌那件事情之後,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緊隨著小哥的節奏出手,大幅的提升了我的信心。但這一次畢竟是要對抗我在心中長久認為跟神一樣強大的人,首先要克服的心理障礙就是一大難題。 

我一邊數著距離,一邊預擬著待會出手的角度和力道,在整個過程中,我一直被胖子遙遠而清晰的打呼聲干擾,他老是在我的村屋裡換房間,今天又不知道睡在哪間房裡。

媽的,這一踢真是不成功便成仁了。

我吸了一口氣開始跑步,順利在預計點起跳,藉著旁邊樓梯扶手調整方向,一腳就往悶油瓶腦門踢過去。我收了許多力氣,速度自然慢得多,正當我得意他就要中招時,我突然感受到一股巧勁,黑瞎子有教過我在騰空被攻擊時反擊方式,但我的速度遠不及悶油瓶,只知整個人經歷了失速與失重感,回過神時人已被摔在床上。

這他娘的到底怎麼做到的根本不科學啊。

我心裡還是有點怕他會發脾氣的,笑著說:「小哥你也挺會玩的。」

「我沒有要玩。」他走向我,臉上有一點困惑。

「那你要幹麻。」

「一起睡覺。」

「一起睡覺?」我一口氣差點沒順下去,腦中浮現了數個網路上的污段子,小哥在被我們培養使用智能手機的過程裡,究竟刷了多少微博?我的疑問不好現在發作,於是選擇了一個最為安全的答話方式「:你要是覺得現在房間不夠舒服,屋裡其他的隨便挑一間睡,你跟我睡不嫌擠呀。」

他沒有說話,爬上了床,使了勁把我推向一旁,硬是睡進了我的被裡。

他就這樣睡了,留下了從頭到尾蒙逼的我。

在斗裡或者是其他自然環境,我已經多少能夠理解他行動的邏輯,然而這一次對於他突如其來的行為,我完全沒有可作參考的經驗。

我乾脆躺下來,讓自己保持平常心,不過就是小哥想跟我擠一張床罷了,算個什麼事,不必大驚小怪。

靜下來後,雨村常年不斷的瀑布聲與四周不知名的蟲鳴就傳了進來,這樣規律的聲響一如往常地能夠幫助我入睡。

我轉頭過去看他,這是搬來雨村後,我第一次近距離且長時間的看他;我能感受到他是真的放鬆,這多少讓我有點成就感,我會感覺我還是有點能力能讓他過上安靜平穩的生活的。

在我暗自竊喜的時候,他突然睜開眼睛,我一時手足無措,那種感覺就好比你經常偷看的女同學有一天回頭突然看到你正痴漢的看著她一樣。

他一隻手將自己撐起來,整個身體向我這邊靠過來,他在我的上方,今晚月光很亮,我能很清楚看見他深沉的眼神。我告訴自己,吳邪啊你再不明白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就真的太矯情了。

我的心裡感覺很複雜,一直以來,我明白他對我來說有無可取代的重要意義,但我一直不願意去深究我對他升起的其他感受,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我知道我們並不會有結果。

更何況我的執著與念想對我而言,絕不只是喜歡一個人這麼的簡單,甚至很多時候我也不明白十年來我必須如此。

我認為現在這個狀態就是最好的狀態了,我甚至跟胖子討論過依我們的身體狀態能陪小哥多久,後續該怎麼處理。

我心裡已經大概有了一個底,要是我們哪一天死了,靠著我幫他留下的財產和人脈,他可以不用煩惱地再過上二、三十年。

胖子告訴過我小哥不會去動我留給他的東西,我只是做讓自己心安。我說我會想辦法讓小哥用,讓胖子閉嘴別再說我囉唆。

我當然知道胖子的意思,但我沒辦法不做。

他靠我很近,我開始有點緊張,中間甚至與他扭打了一番。

直到他一隻手伸過來靠在我的臉頰上,我感受到他的體溫,清涼而溫暖,我瞬間就平靜了下來,像是常年的狂風突然間停了,那樣子的平靜。

同時,我心中暗罵,操他媽的不過就接個吻啪個啪改變了一些關係這有什麼好怕的。

我學著他的樣子捧他的臉,湊上去吻他。

那一個晚上過後,我好像知道他想要告訴我什麼了。

過去幾年我小心翼翼的計算我生活的每一個步驟與細節,去除許多會節外生枝的可能性,盡量保持所有事情在我計劃裡進行;而現在可以不用了。

再也不需要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