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奔衛-進可攻退可受

關於部落格
  • 59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0305吳邪生日快樂

 過了年之後,福建的天氣總算是恢復到南方該有的水平,活生生把春節裡凍成呆逼的人們曬成了懵逼。

 

日夜溫差還是很大,夜裡睡前仍是會冷的。這日天氣很好,天上一朵雲都沒有,吳邪讓胖子、小哥趕緊把房裡的棉被都拿出來曬。

 

「這不上週才曬過嗎?你老這麼折騰,怕是棉被長香菇吸了你的童子精華長成精不成?天真同志不怕,在他長成精之前,胖爺肯定全拔了燉雞湯給你補身子。」胖子一邊抱怨,一邊俐落地將厚重的棉被翻上晾衣的竹竿,抄起一旁的小木棒就往被子上打。

 

吳邪自己的份早處理好,正在擦另外的竹竿,那是張起靈晾被子用的,他看了胖子一眼,繼續自己手裡的動作:「你不說要種菇讓我吃嗎?怎麼還拿出來曬?」

 

「你這人就是聽話聽一半,」胖子嫌棄道,「我這不是讓菇吸你的童子精華,在長成精前再讓你吃回來補身子嘛,胖爺我不僅離童子雞距離遙遠,還是身經百戰、勢如破竹、無孔不入,菇精不會好我這口的,這還是踏實點常曬曬被子好。」

 

「好你痲痹。」吳邪笑罵道,「你中文水平倒是提高了,可我怎麼聽著有點污?」

 

「污什麼污,我胖爺這輩子還沒有像現在這麼優雅過,還晾棉被呢。。」

 

胖子大概也是微博刷多了,他本身就是個天然的段子手,現在越發失控,吳邪不和他貧,轉頭又喊了一聲張起靈,催他趕緊下來曬被子。

 

這一次仍然沒有反應,他才問胖子:「小哥不在家嗎?」

 

「不是吧,我今天最早起,都沒聽見有動靜呢,除非他比我還早起。」

 

「他昨天也很晚回來吧。」

 

「我咋知道,晚飯過後我就睡著了。」

 

「我去看看。」這幾日張起靈確實都很晚回來,有時甚至晚飯也沒吃,剛來雨村時他就是這樣,不知把方圓十里百里的環境都探勘過了才放下心來。

 

前段時間張起靈這麼做他還能理解,但現在又是為了什麼?

 

吳邪輕手輕腳地進了張起靈的房間,並吃驚地發現張起靈真的沒有出門,還正在睡,這絕對是今年最驚人奇觀,沒有之一。

 

張起靈的自律已經超出了常人可以想像的範圍,一個吃喝拉撒乃至睡眠都能自己掌控的人,他很難想像這都要正午了,張起靈居然還沒醒,難道他死了?

 

這個荒謬的推斷很快就被張起靈的翻身給推翻。沒來由地,吳邪面對這個畫面,心中升起許多複雜的情緒,他並沒有激動或眼框發熱,他只是突然真實地覺得:是,過去那一些,確實過去了。

 

陽光透過窗簾落在地板,外頭暖風不斷吹進來,伴著山裡各種鳥類、昆蟲鳴叫,而張起靈在這裡安安靜靜地睡著,不為了守護、不為了任務、不是單純地恢復體力,而是真正放心、放鬆地在他選上的落腳處,好好地睡上一覺。

 

他努力了十年,從未想過有今天;而經歷了此刻,他總算明白過去的那些,都只是為了今天--此時此地,有兩個對他來說無比重要的人,安心地在他身旁生活。

 

或許是他在房裡待得太久了,張起靈逐漸轉醒。張起靈並沒有因為他的出現而驚訝,他慢慢起身,沒有急著下床,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今天天氣好,本要你下樓曬被子,卻看到你還在睡。」吳邪自然地解釋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沒有透露一絲方才的心情轉折。

 

「我將近清晨才回來。」張起靈回答了他的疑問。

 

「你去哪?」

 

「你今晚就知道了。」

 

「胖子也去嗎?」

 

「他去不了。」

 

「什麼意思?」

 

可以想見,後來任憑吳邪再怎麼追問,張起靈都不再開口說話。

 

他已經很有沒有因為一個謎題心神不寧了;他不讓別人騙他,別人也難以騙得了他,他不再因為一點的風吹草動就亂了方寸,而這些在張起靈面前,似乎全部失效。

 

他草草吃過晚飯,胖子一樣洗過澡就睡了。

 

張起靈早已打包好出門的裝備,他們倆一人一份,吳邪自然是把大白狗腿帶在自己身上的。

 

一路上張起靈都沒有開口。

 

夜間的山溫度還是很低的,特別是潮。山的地表與內部都有十分複雜且龐大的水系,福建的群山並不壯闊,卻有讓人可以共生久居的氣息。

 

夜間森林中的行走對吳邪來說並不陌生,但他想不明白張起靈究竟是發現了什麼事情如此神秘兮兮的要他晚間出來看,難道是到了白天就會消失?

 

「張起靈你說實話,胖子他是不能夠來,還是來不了?」吳邪走在張起靈的斜後方,亦步亦趨地跟著。

 

悶油瓶還認真歪頭思索了一下,最後說:「都有。」

 

「媽的到底是什麼事情我們三個人不能攤開說?」他現在已經可以自然地對張起靈爆粗口,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他們已經不生份。

 

「快到了。」

 

在張起靈說了這句話之後,他們大約還走了二十分鐘的路,時而往上、時而往下,今晚沒有月亮,更顯得森林幽暗。

 

終於抵達一山洞時,吳邪想像力瞬間爆棚:「我操你別告訴我你山洞住習慣了要搬來這,你今天讓我來幹什麼?看風水適不適合人居住?」

 

「不是你想的那樣,跟我進來。」

 

這山洞沒有他想像的潮濕,這讓他想起他們雷本昌下去釣魚的那個大鹽坑,他下意識摸了一下,指尖的觸感還是有點濕的,跟大鹽坑不同。

 

這山洞越走越矮,並且越來越窄,最後只能讓一人爬行經過,而寬度與高度正好勉強讓吳邪通過,胖子是真的過不來,難怪悶油瓶說他過不了。

 

通過最狹窄的地方後,後頭的路豁然開朗,他能感受到出口吹過來的風,以及潺潺流水聲。

 

他跟上悶油瓶的腳步,最後看見的景象讓他冒了一身冷汗。

 

他正前方是一水潭,規模並不大,很像旅行書上推薦親子玩水景點的那種水潭,左側有溪流,流水聲是從這裡傳來的,讓他渾身發冷的是,由水潭四周乃至視線所及的最遠處,佈滿了疏疏密密的螢色光點。

 

「張起靈,這群不是長白山那些蚰蜒吧?你來找死嗎?」他隨時做好了逃跑的打算,他媽的張起靈包裡沒放雷管什麼的嗎?

 

張起靈捏住他的肩膀,在他耳邊輕聲道:「別怕,冷靜一點,這是螢光蕈,我確認過了。」

 

吳邪這才回過神,確實,這些螢光色澤與蚰蜒確實不同,「你帶我來看這個幹麻?」

 

張起靈的手機正好響了,「時間剛好。」張起靈難得地笑了一下,將手機螢幕放到吳邪眼前,上面是鬧鈴提醒,寫著:3月5日,吳邪生日。

 

吳邪整個人都懵了,腦袋嗡嗡作響,斷斷續續想起這三天張起靈都在外頭待到很晚,莫非就是要給他尋個適合的地方過生日?

 

「我喜歡這樣的風景。」

 

所以才帶他來看,是嗎?

 

吳邪依舊沒有眼框發熱,他在好久之前已經學會不哭了,他久違地感受到心臟劇烈地跳動,他扎實的給了張起靈一個很緊、很久的擁抱。

 

「多大的人了,還玩這樣的把戲。」

 

「我知道你不過生日。」

 

「所以你沒讓胖子來。」

 

「對。」

 

「你怎麼知道我的生日?」

 

「解雨臣。」

 

「靠,叛徒。」

 

「謝謝。」張起靈輕輕撫著他的背,像是安撫他的情緒,從他們分開之後經歷的所有情緒,而那一聲謝謝,他明白背後有多麽情深意重,幾乎是他的所有。

 

 

Fin

---------------------------------------------

喜歡吳邪八年了,今天是第一次有勇氣把賀文寫完,心情很踏實,鐵三角能好好過生活真好,希望能年年為他慶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