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奔衛-進可攻退可受

關於部落格
  • 5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筆記同人】 在那之後 (瓶邪)

 


 

淚水比你想像的還要容易落下。

你到底是不甘心的,好幾次瀕臨死亡的經驗換來的是一片空白。

一片空白。

你還記得西王母城無止盡的顫抖,在你背上,在你肩上,在你眼裡。

得知別人以為你承受不起的真相的痛,遠比不上看著不管喊了幾次名字還是空洞的他眼神。

多看他一眼,心就多被掏空一次。

你只有一顆心,破洞卻是無窮無盡的。
 

 



你知道要騙自己希望他永遠別醒來是不可能的,你太渴望能再一次與他對話,哪怕他什麼都不記得。

 

也許什麼都不記得還比較好,不必受困於殘缺不全的記憶;不必緊抓著破碎的回憶不放,刺的滿手鮮紅。

可這點你至少是懂他的,他寧願在腦海裡是紅色是黑色也不願完全空白。

一想到眼前的人受過的苦,你就沒有辦法阻止淚水一遍一遍浸溼心房。

他肯定比你更無助更盲目更手足無措。

但他還是沒有停止,他走過,他前進(亦或後退?),他觸及,他失去。

連不甘心都來不及感受。


「為什麼你就是不說呢?至少我可以替你記著啊......」一滴一滴,從他的手背滑落。

什麼都沒有了,至今為止找到的都消失了。

現在他連淚水都不能替你承受。

還說什麼約定呢?
 

 



 

 

其實推開病房的門之前還是帶點希望的。

 

可是當你望進他什麼都沒有的瞳孔之中,你只感覺到你的心隨著希望瓦解了。

他坐在你眼前,明明是睜著眼的,感覺卻比熟睡時更易逝。

眼睛輕輕一眨就好像要消失了一樣。

他不在這裡。你是這麼強烈發覺。

又一次被拋棄了。

淚水沒有理由停止。

他也沒有安慰你。

 


 
後來你確定了。

他多麼想找他自己,你就多麼想找他。 

你要陪他踏以前踏過的,你要記著他每一個細節;你可以聽著千千萬萬個曾經,你可以重複好幾次你們之間的所有。

再遠都要走。

不會再讓他消失了,不要再只有你發現了。
 



回來吧,張起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