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奔衛-進可攻退可受

關於部落格
  • 5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炎煙炎微小說】J-X

 Joke(玩笑)

  他的愛總是把他的真心話當成玩笑看待,他總是讓自己啃咬著他的鎖骨然後他在他的耳邊訴說著瘋狂至極。
  海賊不懂斯摩格在想什麼,或者只是和他分享性愛的歡愉,玩笑話如果當真會不會打動人心,「我說想在一起是認真的。」「我知道。」「騙誰啊!」
  「你才是一直把我的承諾當玩笑。」艾斯聽著男人這麼對他說。



Key(鑰匙)

  他開始對艾斯訴說起一些他對誰都沒有說過的事。
  在這之前,他對自己心中藏著一把厚重的鎖這件事毫不知情。


Laugnter(笑聲)
  
  有多久沒有真正開心地大笑了?斯摩格自己也不懂,他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甚少露出笑容(這話是希娜那女人說的),可能就是這點讓她不懂女人--那女人想要個溫柔男人。
  當准將轉述給艾斯時,他聽著那人笑得那麼燦爛,讓她忍不住嘗試跟著開口笑。
  「哈哈.....」
  「...小白煙,你發燒了嗎?」



Monster(怪物)

  准將壓下即將爆發的怒氣,僵著臉問:「喂,你還要吃多少。」三天份的糧食都被你吃光了!
  「還沒完耶~」艾斯吃下盤子上最後一塊肉說:「我、還、要、吃、你~」


作者表示:對不起崩了(掩面


Oral(口頭上的)
  他總是對他說:「我們不可能在一起太久。」
  他也總是笑而不答。

  誰也沒有阻止下一次的見面和擁抱。


Never(從不)

  和斯摩格相處其實很棒,因為准將並不講究生活,他唯一的堅持大概是他嘴上叼著的雪茄和正義。
  白煙從不和他談太嚴肅的事,艾斯也很知趣地不問他桌上滿滿的公文和通緝單上個大海賊的種種。
  兩人都夠聰明,口風夠緊,他們從來沒有跨過對方底線。



Quaver(顫抖)

  你顫抖地伸出手,接下斯摩格無聲遞來的東西。
  你甚至看不清楚,你的准將現在是什麼表情。
  你只是艱難地扯出一個有點難看的傻笑,虛弱的說:「謝謝你,我真得很久沒吃東西了。」


Provoke(激怒)

  「我是真得很累!」
  斯摩格低吼,甩開情人的擁抱之後讓氣氛降到冰點。
  「拜託你別這時來煩我。」不過還是想見他。斯摩格知道,但是他無法接受因感情而誤了大事。
  「回你的船上去!」
  他也只能在心裡多次咒罵自己,然後惱的把自己關在房裡。
  生悶氣,像笨蛋一樣。



Responsibility(責任)

  那是在第一次辦完事之後的事了,斯摩格繃著臉聽著艾斯用軟軟的黑髮磨著他的下巴對他說:「我會對你負責的。」語氣很認真,但......
  「又不會蹦出小孩來,你負什麼責。」
  「哦,是喔。」
  「......」



Stupid(愚笨)

  你一直覺得,像這樣的關係是不智,不理智,而且不長久的。
  你曾經想過,如果有一天他能主動放棄,對彼此都好。那是最不傷人的方法。
  等到來不及的時候你才發現,所有你在之前不敢承認的感情,全都沒有必要保留。
  全數以倍數反撲。


Trip(旅遊)
  
  艾斯發現最近老爹給他的工作少了很多,他也樂得向大家告假,接著鑽到房間整理行李。
  「沙漠自助團?」馬可靠在門邊試探。
  「小白煙換地方待了嘛...」
  「......路上小心。」
  「要小心的不是我啦!」
  同時,斯摩格突然打了個冷顫。



Used  to(習慣)

  完事後,兩個人都沒有睡著。
  「沒睡著啊,難得。」斯摩格吸了口雪茄,悶悶的說。
  「你也是啊,小白煙。」
  「你一定知道我在想什麼。」他沒好氣的瞥了一眼艾斯。
  「啊,當然知道啊。」艾斯懶洋洋的翻身,趴枕頭。
  「下次別搞什麼騎乘式了,真煩。」
  艾斯咧嘴笑開了:「准將大人害羞囉!」
  一如往常的被踢下床。


Wisper(低語)

  這天夜裡,斯摩格游移在夢和現實--他快要醒來的時候,感覺有人抱著他,輕聲在他耳邊說著什麼。
  別吵。他還想繼續睡。
  「波特卡斯......」他一揮手,突然感到有什麼不對勁。他順勢翻身。
  對了,這曾經是很熟悉而且理所當然的事,在很久很久以前......不,實際上並不算太久。
  只是「別吵。」這句話,他忘了,他早已經沒機會再說。
  失去是單人床上一個人,在看似永遠不會天亮的黑暗裡,乾瞪著天花板,並無法避免地不斷憶起另一個人。
  失去從不會去一瞬間的動作。


Vain(徒勞的)

  「小白煙,我摘了一朵花給你。」
  「喔。」
  「...(打擊)」



Yet(尚未)

  「小白煙,我們在一起有好一段時間了吧。」
  「恩?」斯摩格在一堆公文裡焦頭爛額,沒心思理會他,隨便應了聲。
  「那我們哪時候見你的父母?」他彷彿看見一隻蹦蹦跳跳且搖著尾巴的大動物。
  「...沒有必要。」
  「啊啊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父母已經...」
  准將無言。


Xenial(主客關係)
 
  誤上賊船的准將直想跳海謝罪明志。
  他不該傻傻的相信艾斯要請他回家作客。
  當他看見白鬍子和其他海賊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的時候。
  「咦?小白煙也有上船歡迎花圈耶!」
  「......多謝。」斯摩格找不到其他話接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