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奔衛-進可攻退可受

關於部落格
  • 59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夢

 <驟雨>
這場雨確實下得突然,而且激烈。
行人紛紛走避,只有我還留在西湖邊上。
 
我看著眼前的雨,心裡隱隱約約想起山上的雪,還有他那句:別再跟來了。
我頭上的雨很快就停了,而落在湖面上的那些還下得緊。
 
正困惑著回頭,便聽到一個聲音:「吳邪,回家了。」
 
那個打著傘站在大雨中的張起靈,成了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景像。
 
<巴乃>
巴乃的夜晚,星星數量有些太多了,不像是真的。
胖子酒喝多,胡亂唱起歌,我聽著想笑,叫了聲好,便迷迷糊糊躺下。
起風了,悶油瓶似乎轉過頭看了我一眼,嘴裡說著什麼,我聽不明白。
他回去看著那片天空時,我覺得他跟它們沒什麼兩樣。
都不像是真的。
 
<訪客>
夜已經很深了,卻隱隱約約聽到敲門的聲音。
誰也不知道我幹嘛去應門。
悶油瓶帶著一貫的表情站在那,只是看著我,一句話沒說。
門外夜燈亮晃晃照在他身上,像照著一個尋常回家的人。
我忽然覺得發生在他身上那些事情已經離他好遠,已經夠了。
胸口被亂七八糟的情緒堵得說不出話來,突然間有點無助。
我同樣站在門口,看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雪>
我遇上了雪崩,類似之前長白山那樣。
這次的雪崩沒有聲音,很靜,也相對輕鬆許多,可我知道自己要完了。
逐漸下沉的過程中,我彷彿聽見張起靈的聲音:「撐住,吳邪。」
我一下子出現在地面上,環顧四周,白雪茫茫。
這一次,我連他的面都沒見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